想尝试兼具创造性与技术性的工作么?有18种选择 设计师为商业提供思维支撑

位置:

发布人: | 发布时间:2016-04-6,星期三 / 浏览次数: / 0个评论
设计师不再是商业过程环节最末端的参与者,只在最后参与商业的外观的包装,而是从一开始就为商业提供思维的支撑。——Yves Behar

昨天的平面设计师将会成为今天的UX设计师。

那么,

明天的UX设计师会变成服务设计师

或人造器官设计师吗?

按照这些资深设计师所说,答案是肯定的

AR设计师
形象设计师
首席设计师/首席创意师
首席遥控体验设计师
管理设计师
管理设计师
控制设计指导
礼宾服务指导设计师
体感交互设计师
融合主义设计师
人体器官设计师
智能系统设计师
干预设计师
机器学习设计师
项目设计师
实时3D设计师
模拟用户设计师
合成生物学家/纳米技术设师
优步司机

– 18种未来设计师角色 –


设计师的未来在哪里?

1

设计已经从重度依赖各种设计风格的尝试,到以处理复杂技术和社会问题为导向的领域转化中成熟起来了。

 

“接下来的五年,设计这个职业将会持续进化成一个既具创造性又具技术性的混合产业”。

“一群在以人为中心设计并接受过正式培训的设计师将会入驻领导层,他们正被培训如何将研究、沟通、视觉和代码这几个关键要素交汇在一起以解决21世纪极其复杂的问题。

 

AR设计师

由Artefact的联合创始人兼主席——Gavin Kelly提出


随着增强现实技术(AR)的进步,新信息已经可以通过此技术被无缝地呈现在这个真实世界。

这将使得能为娱乐、教育行业以至健康护理行业等大范围行业提供感官拟真体验设计师的岗位招聘需求大增。

 

形象设计师

由Android and Chrome的UX总监——Glen Murphy提出


现实生活中,明星需要造型师,

虚拟场景中同样需要。

明星客户需要我们的帮助,把他们自身形象以最好的设计呈现在虚拟场景中,例如在虚拟现实技术(VR)、手机游戏和电影里。

这就意味需要用多边形的模型,同时还要根据虚拟模型变性来捕捉客户的骨骼动作,以在虚拟实境中让他们充满感情进行智能演说。

随着这些呈现方式变得越来越主流和越来越有影响力,演员们会加强对他们形象的控制,就像他们在其他媒介中对自己的公众形象所做的要求一样。

首席设计师/首席创意师

由Fuseproject硬件设计公司创始人——Yves Behar提出


设计师在每一个团队都是不可缺少的,

确保每一个环节都是经过良好设计的角色。

首席开发官或首席文化官将会是每一家公司都有的职位,他们俯瞰商业触点中每个触点的设计、最大化设计的效率和功能并巩固设计在每个过程中的作用。

设计越来越是现代商业成功的中心;设计师不再是商业过程环节最末端的参与者,只在最后参与商业的外观的包装,而是从一开始就为商业提供思维的支撑。在未来,我能预见到每个管理层都有个能确保任何一个商业元素都能被设计好、设计完整的设计师。

首席遥控体验设计师

由Artefact的联合创始人兼主席——Gavin Kelly提出


随着一体式服务体验时代的到来,

设计师也要有点服务意识。

当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在他们的商业中部署无人操控技术时,整个社会对一体式服务体验设计的需求将会逐步增加。例如,终端客户互动是怎样的?私人关注点是如何管理和维持的?我们如何建立对半自动机器的信任呢?

管理设计师

由微软研究的首席设计师——Bill Buxton提出


未来,

设计师角色多元化的背后是强大的知识结构。

从音乐性的角度来打个比方,设计就像新乐器的创造一样。不管其中任何一种乐器本身是如何精彩,只有当乐器之间相互配合得很好基本融为一体时,这种潜能才能被发现。

指挥家的创造性和技巧对挖掘这种潜能是至关重要的。

 

下一件“大事”根本不算事。这是对事物之间关系的一种转变。

没有管理者的指导,我们很快会陷入到复杂事物的漩涡里,这是由于一系列简单事物的疑难所集聚而成的,不管这些简单的事物处理起来可能多么的愉悦、简单和令人满意,但很快将会超越人类处理的能力。

管理者就是这么一种人,承担着设计整合这些关系、保证设计师的整体价值绝对能超过他们个体数目价值加总、设计师累积的复杂性绝对小于他们个体数目相加的复杂性的这样一个责任。

控制设计指导

由谷歌公司的材料设计副总裁——Matías Duarte提出


你有很高的视觉审美能力,有设计学背景

喜欢文化研究,最好懂点媒体技术,

控制设计指导这个高薪工作非常适合你。

2

控制设计指导将负责创意视觉和高度自主化媒体服务。他们将会用独特的品牌视觉语言训练艺术控制主任和视觉设计机器人。

他们将在贯穿创意项目的开端到执行阶段中提供抽象思维的领导,也会积极地参与到机器学习基础设施的成长和发展中,保证能和创新同步。

控制主任需要十分精通于视觉语言、熟悉北美观众的传统以及他们的亚文化。

这份工作需要至少四年的在视觉交流方面、平面艺术、现代美国人研究,或者其他相似方面的正式训练,以及至少10年的相关媒体、交流或娱乐业的工作经验。

「 五年后机器学习将使得电脑能够做出跟人类现在一样审美水平的选择——生产力越极端,这种情况就越快会发生。这将会产生大量更人性化的体验。

想象一下你读文章的时候,

杂志文章的编辑不仅知道你是那种类型的人,

而且比你的配偶更亲密地知道你的心思。

那么,

是谁让电脑去做如此有创意的选择呢?

当每篇文章都想有自己的编辑口味、

每个出版社都想有自己的风格时,

我们如何平衡个性化的可能性?

训练和指导创新机器会是未来最刺激的、

最重要和具创造性的工作之一。

就从今天开始吧!

礼宾服务指导设计师

由Lunar的主席,John Edson,提出


你需要个性化的定制服务,

但你的需求确定了么?

如果没有,

礼宾服务指导设计师为你出谋划策。

3

和一般公众相比,零售商会利用大数据的能力,给予他们最宝贵的客户一个更高等级的服务。

聪明的商人会开始表现得更像航空公司或者信用卡发行机构一样,真正集中在小部分能驱动不对称利润的VIP客户。

礼宾服务将会提供定制的服务,这些服务通常和高净值的品牌相关联,例如:美国运通百夫长相关服务(“黑卡”):通过独家津贴和用额外关照等级设计的随身定制的产品和服务来满足个人的口味。

体感交互设计师

由设计总监——Schoenholz,提出

不仅是图形界面的专家

有时候

还得懂点说服的艺术

4

蒂格·史格林在过去30年中已经要求设计师们投入大量的经历。毕竟,屏幕已经是这么多内容和这么多互动的源头。

他们仍然需要我们周到的关注,但我们将也看到很难展现在屏幕上的软件的崛起。

或者,也许它能很大部分在屏幕上展现,但是屏幕是现实的覆盖或完全虚拟的现实。这些新的交流模式需要一种新型的设计师——专注于体感交互的设计师。

无论这种具体化是物理的还是虚幻的,这种新的设计师关注虚拟、增强实境和嵌入了空间和事物中的电脑。

因此,这个角色是接口型设计模式语言和在很大程度被认为是屈从于屏幕为为基础的图形用户界面触点方面的专家。

体感交互设计师必须在挖掘数据组价值的同时,保护好隐私。

体感交互设计师必须擅长说服不同企业利益相关者对产品价值的认可,能够为争夺好的设计资源。

她必须有能发现会负面影响人们的算法和大型系统上面的偏差的远见。

融合主义设计师

由微软研究中心主席研究设计师——Asta Roseway提出


不仅谈诗词,聊哲学,

还懂工程,会技术

更重要的还是

你在每个学科领域都具备思辨精神

5

早些时候科技以它最基本形式呈现时像一块大冰,不仅不太容易得到、笨拙的,而且需要专家才能处理。

现在随着科学神秘面纱被揭开,它从固体转变为液体,再由液体转变为气体,渗入到几乎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之中,创造一种跨学科的机会。

这样的扩散将成为未来设计工作的基础。设计师的工作因此将会是在艺术、技术、研究和科学之间扮演“联合”角色。

她有在无缝跨学科工作时批评性思考的能力,将跨领域的每个学科中最好的方面融合在一起的能力,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称她为“融合主义设计师”。

融合主义设计师会扮演新型领域的桥梁,他们通过交流和设计来联合各个方面人才的能力将有助于引领最伟大的体验。

 

人体器官设计师

由New Deal Design 的创建人——Gadi Amit提出


人体器官设计师是

生物工程和设计方面的专家,

将最新创造的器官和人造肢体接到人身上。

他们完全能够执行终端对终端的设计,或者准备及定制器官的执行过程。

他们具备涉及生物电子软件和硬件方面的知识;能够在处理不同生物学子体系的团队里工作。

我们基本上能够再生人造生物性使用组织问题了。当中的一些方法来自基因工程学,一些方法将会在生物反应器中生产出来,还有一些将会和微电子联合在一起。

人造器官前景的契机就在眼前。谁会去设计,然后使得这些器官能适合他们的终端用户呢?这样子的设计师早晚会出现。

智能系统设计师

由Artefact的首席执行官——John Rousseau,提出


将为设计师,艺术家,技术人员

创造具有美感的视觉语言。

智能系统设计师不会设计分离的物件或体验,甚至像设计能否解决方案的系统软件一样。

这种设计师作为庞大而多样化网络专家群的一部分,目标是去创造不断进化的通用审美语言。

这个人设计的系统将会涵盖多重领域,同时这些领域的用户将会是设计师、艺术家和技术人员。

干预设计师

由Idea New York的外景导演——Ashlea Powell,提出


如果你拥有心理学,行为学专业背景

将更有可能成为”干预设计师。

干预设计师已经存在我们当中了,我们只是还没为这种角色命名或者去培养他们。

随着组织和他们的挑战变得越来越网络化和复杂化的同时,帮助他们消化新想法和构建一个美好未来的工作变得越来越困难。

干预设计师的工作应运而生,无论它是设计一个能创造转移情感的体验,或者是主持一场能终止辩论的对话,现在是时候让这种干涉型的设计框架模型成形了。

这些设计师将拥有企业心理和行为变化的背景,擅长于促进创造性的对话、创造意料之外的问题、引导回避让人感到不适的讨论。

机器学习设计师

由Huge的CEO——AaronShapiro,提出


时刻走在数字体验的前沿,

寻找需求,实现共鸣。

机器学习设计师的工作是为公司创造人工智能产品构建数据模型和算法。那些产品将会预测到用户的需求,在用户提出要求之前就能满足到他们。

机器学习设计师们必须不仅能够设计整个体验,而且也要确保他使用了最佳的算法。数据、设计和人工智能将成为下一个数字体验的前沿。

基本个性化和智能化的公司将会在市场竞争中胜出。拥有最智能、最具个体共鸣的产品和体验的公司会在工作中最大程度地吸引和保留他们用户。

在这个世界上,好的AI是用户体验的基础,同时有智慧体验的公司会远远超越那些没有智慧体验的公司。

 

项目设计师

由Artefact的招聘官——Dave Miller提出


这个角色是商业战略家,

他们明白一个计划或者产品背后的

『谁』『是什么』『为什么』,

深刻理解作为设计师和开发者背后的含义,

也拥有改变和对产品产生影响的能力。

这是一个设计公司版本的项目总监,贯穿项目管理、参与和客户服务部门演变的整个过程。

他们对设计师和开发者背后的意义有一个深入的认识;同时也有能力改变和对产品产生影响。

对于设计总监来说他们是同事的级别,而且通常也有创意工作的背景。

他们有参与到设计、研究或者机械工程,他们共享项目胜利的成果。

他们处理时间轴与客户交流,同时基于他们深厚的产业经验建立长期关系。

 

实时3D设计师

由Artefact的招聘官——Dave Miller,提出


交互设计和游戏设计将会碰撞并一体化。

虚拟和扩增的现实在设计和科技探索的前沿。交互设计和游戏设计将会碰撞融合。

任何在这个领域以创造全真体验为目的的设计小组都将需要一个3D设计师。

6

作为工业的游戏设计是如此地专注于规则和技艺:为了高水平的操作,它花费了数年的实践。

有了这种实践,高水平的3D设计师们将会成为超越游戏设计的开拓者,加入产品小组来创造娱乐和解决交互问题的时候创造环境和效率工具。

我们将开始看到学校里课程的转变,到时3D和用户体验学科将共享一个空间,也将会齐心协力共创一个相同的未来。

模拟用户设计师

由Artefact的合创者兼主席,Rob Girling,提出


现在我们叫-用研分析师。

模拟用户设计师整合客户的数据、行为模式和数据模型来设计能被用来帮助预测未来客户行为的模拟用户。

这样的话未来的产品、品牌广告、软件、环境和服务是精密地与提供模拟用户评价、推文、建议和预测的用户数据的用户身份模型紧密联合在一起。

这些模型的模拟在产品被真正实现之前就能帮助它们提升全方位的设计。但是是否这种模拟用户预测的数据能够替代真人访谈?这点很值得怀疑。

合成生物学家/纳米技术设计师

由Autodesk的CEO,Carl Bass,提出


药物可以在软件中进行设计,再使用3D生物打印机打印出来。

在五至十年的时间,我们将会把现在的癌症治疗看成是极其野蛮的一种行为。化疗杀死身体里面的所有细胞,不只是那些癌症细胞。

我们以及再指定人性化药物的路上,在五年内合成生物学家将会设计出依照用户DNA的治疗方法。

优步司机

由Artefact的合创者兼主席,Gavin Kelly,提出


奇点到来,没有更多的设计工作。

– END –


以上报告 | 来自谷歌、微软、Autodesk,Ideo,Artefact,Teague,Lunar,Huge,New Deal 和Fuseproject的设计师们。

文章出处:FastCompany

分享到:


& 关联信息

标签: , , ,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原始早您链接:早您(zaonin.com)

在印网,在线印刷平台 ZaiYin.com - 提供印刷制品从创意设计到印刷制作的整体解决方案

相关文章

评论被关闭。